传递法治信息  传播法律知识   评点法治事件   促进法治民主    恭贺贾霆律师荣获全国第六届“优秀刑辩律师”    祝贺贾霆律师新书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庭审直击
法制进行时报道的刘XX故意杀人案代理经过
时间:2017-08-25

 案件描述

            男子为离婚财产砍伤前妻 涉嫌故意杀人受审
 
    因不满离婚的妻子带走了家里的全部存款,刘XX持刀将前妻砍伤。9月19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刘XX在顺义法院出庭受审。
    43岁的刘XX是北京人,小学文化,被捕前无业。据刘XX的妻子夏某说,刘XX经常赌博,还对她施行家庭暴力。她报过警,也找过妇联,但刘XX没有改。去年9月13日,她从家逃出来之后到法院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他们离婚后,刘XX不服,多次打电话找她,扬言要杀她。
    检察机关指控,今年5月17日中午,在顺义区仁和镇东方太阳城一居民楼电梯间内,刘XX持菜刀砍夏某的头部、颈部等,欲将其杀害。在夏某的恳求下,刘XX自动放弃犯罪,并拨打110报警。经鉴定,夏某身体所受损伤构成重伤。
    刘XX在庭上说,妻子离家出走后,他发现妻子把存款都拿走了。法院判决他们离婚后,他很生气,案发当天就持着菜刀去报复前妻。刘XX希望法院从轻处罚他。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来源:京华时报
后记:
    本人是备受媒体关注的本案被害人夏某委托的代理律师。
    这本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故意杀人(未遂)案件,但由于个中人为的因素,使本案背景变得异常复杂,案情的进展可谓是一波三折。
    侦查机关在拘捕被告人刘XX时是按“故意杀人”办理的手续,但不知何故,到侦查终结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时,《起诉意见书》上刘的罪名却改成了“故意伤害”,这无疑是在多灾多难的被害人伤口上又撒上了一把盐!一次又一次地奔走呼号,旷长日久地上访喊冤,都无法感动那些执法者们。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接受被害人委托的,可说是“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
    介入本案后,我向检察机关递交了长达六页的书面代理意见,详细分析了本案的各种情节,从作案动机、作案手段、作案工具、加害部位以及案发前的表现到案发后的口供,一针见血地指出刘的行为属于“故意杀人”(未遂)而非“故意伤害”!检查机关对本案高度重视,指派了起诉处的一名处长亲自办理。经过二十多天的慎重考虑和反复研讨,检察机关最终以“故意杀人”罪向法院提起公诉,但令人遗憾地是在《起诉书》的末尾又节外生枝地提出被告人属于“犯罪中止”(见前文“检察机关指控……在夏某的恳求下,刘XX主动放弃犯罪,并打110报警”),要求对其减轻处罚。
    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从定性上分析,“未遂”是指“想犯而不能犯”,而“中止”是指“能犯而不想犯”;具体到本案的量刑来讲,如果定“故意杀人(未遂)”,应该对被告人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定“故意杀人(中止)”,只能在十年以下量刑。被害人还告诉我这样一个消息,被告人家属为被告人请了一个据说是很知名的律师(还是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主任),该律师扬言,他准备按“故意伤害”去辩护,最多判个四、五年就可以出来了!
    其实,如果真的按故意伤害定罪,恐怕量刑还要更轻:因为依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致轻伤的(媒体关于重伤的报道有误),只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这样一来,被害人又一次陷入了恐惧之中:案件的结果如真的像被告律师所预言,那么以被告人的性格,肯定不会放过被害人,四、五年之后,被害人的生命安全将再次受到威胁!
    案件定于2007年9月17日正式开庭。顺义法院指派刑事庭的一个副庭长担任审判长与两名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审理本案。开庭之前,我终于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知名律师”。说句心里话,作为同行,我一贯不愿意对其他律师的形象和言行进行褒贬,但是这位律师的表现实在叫人大跌眼镜:手中拎一只大大的公文包,一忽儿一溜儿小跑跑到值勤法警面前,一忽儿一溜儿小跑又跑回当事人家属中间,一点也没有律师应有的庄重。
    随着审判长的手臂扬起,“咚”地一声法锤敲响,法庭启动了审理程序。先是法庭调查: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法官询问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对被指控犯罪事实的辩解,询问被害人有无异议,惟独遗漏了征询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的意见。此举虽然不妥,但我想到在质证阶段我还有机会,就没有发言追究。然后是公诉人举证,各方质证,审判长询问完被害人之后,又要宣布进入下一个程序,我忍无可忍,就向审判长举手示意,要求发表质证意见。审判长一楞:“你不是附带民事代理人吗?”我一字一句地回答:“被害人对我的授权是刑事及附带民事代理。”审判长又问:“有法律依据吗?”我答:“有。《刑事诉讼法》第四十条有明文规定,诉讼代理人的权利跟辩护人一样,可以对刑事部分阐述意见”。审判长犹豫了一阵,然后用显然是善意的语气征求我的意见:“关于这个问题,是否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考虑一下?”我不卑不亢地回答:“不用考虑了。我坚持自己的意见。”审判长同左右两边的陪审员商议了一阵,然后宣布:“鉴于时间关系,现在休庭。下次开庭日期另行通知。”控辩双方都楞了!因为包括我在内,所有的参与人都不愿意为一个案子一次次的开庭,跑腿受累不说,业务这么繁忙,仅就时间来讲对律师而言可说是“一寸光阴一寸金”!辩护人一下子就急了,呼地一下从辩护席上站起,一溜小跑到审判台前,一边对审判长低头哈腰,一边用一根手指头指着我说:“法官,您别听他的,他什么都不懂。”我忍无可忍,就冲他说:“你说什么呢?!”这时公诉人冲我笑道“代理人,你可以发表辩论意见,但不可以对我们的证据进行质证。”我微笑着回了一句:“我认为这句话不应该从您的口中说出来。如果是在《刑事诉讼法》修改之初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还有情可原,可是,该法修改已经十多年了啊。看来,我们还是共同温习一下《刑事诉讼法》吧?”公诉人脸色一红就坐下了:“好,好,共同学习一下。”辩护人又一溜小跑地走到我面前,一只手按着我面前的办公桌,另一只手指向公诉人,向我质问道:“你还想代替检察官行驶控诉职能吗?!”对于这样一个对手,我从内心鄙视到了极点,感觉跟他多说一句话就是对自己人格的侮辱。所以,我就不客气地回敬他:“你还是回去学习一下法律知识再上法庭为人辩护吧!”说完,我拎包扬长而去。
    第二次开庭是在10月下旬。庭前我带上了充足的法律依据,准备在法庭上舌战群儒,好好地教训一下那个不可一世的辩护人。可令人纳闷的是,这回不但是法官、检察官对我要求质证的意见没有表示任何异议,就连辩护人(更换成了另一个律师)一方也没提出反对。接着,我提请法庭传唤了我方的证人,该证人证明被告人完成作案过程后,又跑到证人家门外辱骂威胁,扬言要杀死她,而且告诉她被害人已经死亡了。我还就公诉人所举的一份证据(被告人自己报警的电话记录)发表意见:被告人当时误以为被害人已死,就报警称自己杀人了。这充分说明,被告人之所以没有继续砍杀被害人,是自己主观认识上发生了错误,并非是他良心发现,自动中止了犯罪。法庭辩论阶段,三方就各自的观点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我除了反驳公诉人关于“犯罪中止”的观点(详见下篇《刘XX故意杀人案代理词》),还重点抓住辩护人逻辑上的一个漏洞:既同意公诉人关于中止的意见,又坚持认为是故意伤害。我反驳道:“假定辩护人关于故意伤害的观点成立,那么,被害人的伤情已经构成轻伤偏重(媒体报道属于重伤有误),犯罪行为已经彻底完成,应该属于既遂,怎么还会有中止的说法?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辩护人被质问得一时哑口无言。
    没有掌声,没有鲜花。可是,看到被害人无限信任的目光以及来自于审判台上人民陪审员会意的眼神,我认为很值!而且我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真理必将战胜谬误!
    11月份,期盼已久的判决终于下来了:对公诉人关于“犯罪中止”和辩护人关于“故意伤害”的观点不予支持,采信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的意见,认定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未遂)”,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二年,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八万余元。
 
 
 
 
贾霆律师、北京霆盛律师事务所主任
联系电话:010-56105989、13552876488
QQ号:274692942
微信号:13552876488
邮箱:13552876488@163.com
从业年限:20年
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朝阳区北辰西路69号D座202室
    

电话:010-56105989  邮箱:13552876488@163.com 网址:www.zgfzlw.com 管理登陆 备案号:京ICP20130100

版权所有:法治瞭望网   联系人:徐秋平 网站建设:金方时代

免责申明

 

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速来电、来函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