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法治信息  传播法律知识   评点法治事件   促进法治民主    恭贺贾霆律师荣获全国第六届“优秀刑辩律师”    祝贺贾霆律师新书出版

您的当前位置: 主页 > 深度报道
于英生杀妻案事件始末
时间:2015-05-26

【于英生案】

●1996年12月2日 蚌埠市南山路,于英生之妻韩露在家中被人杀害。

●1996年12月22日 于英生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随后,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于英生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安 徽省高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其父兄奔波申诉十余年。

●2013年5月31日 安徽省高院根据《刑法》第243条第一款规定,决定对该案立案复查。

●2013年6月27日 安徽省高院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

●2013年8月13日 安徽省高院公开宣判,认为于英生故意杀害其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告于英生无罪。这是中央政法委关于切实防 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安徽首次执行疑罪从无。随后,蚌埠市公安局启动再侦程序。

●2013年11月27日 犯罪嫌疑人交警武钦元在蚌埠被抓获,并供述了17年前强奸杀害韩某的犯罪事实。

杀妻案嫌疑人即将被公诉

在于英生无罪释放后落网

新京报讯 5月26日,国新办发布《2013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白皮书称,2013年,全年各级法院依法宣告825名被告人无罪,并对在申诉中发现的冤假错案,依法予以再审改判。

于英生是被宣告无罪释放者中的一员。

近日,新京报记者从检察院有关部门获悉,武钦元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这对17年前公务员杀妻案的蒙冤者于英生来说,是讨还清白的开始。

区长助理被诉杀妻

1996年12月2日:蚌埠市民韩露在家中遇害,20天后,丈夫于英生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后被判处无期徒刑。

事发前,34岁的于英生担任蚌埠市原东区(现龙子湖区)区长助理,是市委组织部重点培养的跨世纪干部。

17年冤狱后无罪释放

经过于英生家人17年的申诉,去年5月31日,安徽省高院根据《刑法》第243条第一款规定,对于英生杀妻案立案复查,去年8月13日,安徽省高院公开宣判,认为于英生故意杀妻事实不清、犯罪证据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宣告于英生无罪。

去年8月,中央政法委出台了首个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意见对审判环节疑罪从无原则做出重申性规定,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能降格做出留有余地的判决。于英生昭雪一案,是重申疑罪从无原则之后,安徽省改判的第一个案例。

同案嫌疑人身份为交警

随后,蚌埠市公安局启动再侦程序,经排查最终锁定嫌疑人,去年11月27日,嫌疑人武钦元被警方控制。

警方证实,嫌疑人武钦元为蚌埠市一名交警,据其供述,案发当日早晨,他进入于英生家中,见被害人韩露身着睡衣且独自在家,遂心生歹意,对其实施强奸。作案过程中,武钦元用枕头捂住韩露面部,致其死亡,伪造现场后逃离。

于英生获释后,获得国家赔偿并补发了17年的公务员工资,

共计百余万,目前其正在诉请追究当年公检法系统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52岁的于英生自由了,但没了完整的家,没了仕途,鬓角也已发白。

聊起这17年,他觉得就像一场噩梦,直到看见外面的世界,他还有些恍惚。

去年8月13日,于英生走出法院坐在车里,跟身边的于宁生说,哥,你掐我一下。

1996年12月之前,于英生的生活让人羡慕。

他是区长助理,市委组织部重点培养的跨世纪干部。有地位,有前途。

17年的冤狱生活像把刀,蛮不讲理地在原有的生活轨道上切下去,不由你抗辩。

自由

5月19日晚,去饭店的路上,于英生感慨蚌埠变化太大,弄得他不敢轻易出门。他选了一家熟悉的饭店:回蚌埠的第一顿饭,家人和朋友在那给他接风。

张耀曾是于英生的代理律师。他回忆,接风宴上,他话不多,却恰到好处,见过世面,毕竟做过区长助理,经常得迎来送往。

可惜17年前的世面,和现在有天壤之别。

很多时候,于英生分不清东南西北,监狱的布局让人混沌,他说在监狱里待太久了,方向感变差了。

今年清明节,于英生和以前的领导骑车去巢湖,一天最长骑了200公里,算是充分领略了自由的含义。

他一直努力熟悉外面的世界。半年多来,于英生已走了10多个省份,去年12月坐飞机去云南,他说头一次坐那么大的飞机,有点害怕,起飞前还特意给家人发了短信。

不只短信,于英生也开通了微博和微信,QQ空间里,他起名叫鱼乐之水,我是条鱼,渴望呆在水里,现在的生活就是水。

在合肥疗养了一个月,于英生回家了。他的儿子和姥姥在一起住,刚开始警察上门告诉老人,说于英生无罪释放了,老人不接受,认为他还是凶手,你们拿张判决书,说他杀人就杀人,说没杀就没杀了?

直到真凶落网,岳母才认他。老人哭了,说女婿怎么受了这么多年委屈,代别人坐了这么多年牢。岳母亲自下厨做菜,一家人团圆了。

出狱后,于英生极少接受媒体采访,他对张耀说,讲一次,就像把自己身上的伤口扒开一次,淌着血给别人看。

证据

不承认的口供

去年12月2日,他主动打破了关于那段往事的沉默。

那天,已恢复工作、到民政局上班的于英生很兴奋。

蚌埠市民政局的刘先生回忆,于英生进门就说,新闻见报了,我老婆的案子凶手抓到了!他时而长叹,仿佛大仇得报,你说巧不巧,我老婆被害也是12月2日,也是星期一。

1996年12月2日,于英生早起上班。最先发现妻子韩露遇害的是她父亲,老人看见,原本在厨房的煤气罐摆放在床边,煤气阀门开着,附近还点着根蜡烛。20天后,于英生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

证据呢?

在彼时重口供、轻证据的年代,于英生的口供最终成了定案的依据。

但于英生说,在公安局接受讯问的七天七夜里,直到最后他也没承认杀人。

那七天,警察分成四班,24小时轮流审问,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就这样我也没承认。警察问他死者体内的精液是谁的,于英生说不知道,警察就反复问,直到DNA鉴定报告显示,样本99.99999%与于英生不符,他们才作罢。

连续的审问让于英生神志不清,警察就让他假设,假设你了解案情,过程应该是怎样的?让他给警察分析一下。

口供录完了,尽管8岁的儿子前后有三份证言,说爸爸妈妈从不吵架,但于英生还是成了杀妻嫌疑人。

让于家至今耿耿于怀的,

是当初在现场留下的两枚指纹。

法律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运用法律的人,有时还有着私念和偏见。希望我的遭遇能让执法者把视野放得更远,让与我有相似苦难的人获得自由。如果我的经历能换来司法的进步,我愿意做一块铺路石,这不是摆高姿态,是心里话。 ——17年冤狱当事人于英生

按照当年警方的说法,现场除了于英生一家三口的指纹,再没有外来指纹信息;于英生说,后来省检察院复查案件,到蚌埠搜集证据时,却发现了两枚陌生的指纹。

时至今日,省市两级检察院都拒绝再提及此事,但巧合往往让人有意无意地将事情勾连在一起。

1998年2月,因为证据不足,于英生的案子已被市检察院退查了两次。看守所所长告诉他,他可能被无罪释放,但问题是马上市里开两会,公安局长就要到检察院做检察长,如果真这样,肯定出不去。

如果变成了现实。

冤狱

给自己打气,活下去

于英生最不愿和别人提起的,是在看守所的日子。

看守所条件差,他得了疥疮,一到被窝里就痒。治疗疥疮很简单,只要用疥疮膏或者一块硫磺皂洗几个澡就能好,于英生恳求了很多次,看守所就是不给,让于英生必须认罪,才能给。

于英生不认,身上都抓烂了,后来,驻看守所的检察官看不过去了,偷偷给他一块硫磺皂,但只洗了一次澡,就被看守所的管教发现,没收了。

2000年的一天,市政协委员们去看守所视察,哥哥于宁生因为工作关系随同,在号房外高墙的过道上,于宁生特意落在委员们身后,挨个朝下面的号房喊,于英生,于英生,不一会儿,一个哭腔传来,哥。

那是事发后四年,于宁生第一次看见弟弟。弟弟脸上挂着伤,他跟我讲,伤是之前几天市领导视察,他喊冤,被管号干部打的。

看守所里,于英生见到的熟人不只是哥哥。

一次领导来视察,于英生冲到门口大声喊冤。这个领导是他以前的同事,前同事望着他,对同行的人说,这个人杀妻子,该杀!

于英生说,他曾想过死,但一想到妻子不明不白地遇害,心里就放不下,妻子比我还冤,我要是死了就对不起她,也让凶手逍遥法外,我给自己打气,必须活下去。

2002年,随着案件终审裁定,于英生被押解到阜阳监狱服刑。

监狱里的犯人有娱乐活动,但在里面生活了10多年,于英生从不唱歌,他拒绝穿囚服照相,它不应该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也不会把这里的一点一滴带出去。

很多人说,于英生是现实版的《肖申克的救赎》,他沉默了半晌,最后说,我比电影里的人要悲惨。

他觉得,生活永远比电影更戏剧,有更多的意想不到。

抗争

从没离希望这么近

从第一天到阜阳监狱,于英生就说自己没犯罪。

监狱分监区的指导员张旭告诉他,可以通过正当途径申诉,牢房里,于英生给检察院、法院写申诉信,张旭让他把信交给自己,开始于英生不放心,担心指导员不会帮忙寄出去。后来从父亲口中得知,检察院和法院都收到信了,我到现在都感激他。

于英生自学法律,还托家人、狱警帮忙买书。监狱里,他自考了法律专科,拿到了法律专科毕业证,还学会了用电脑。

监狱里规定,犯人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可以挣分,1到3分不等,1分可以减刑3天。

2005年8月,《法制日报》和司法部举办我与法的故事征文大赛,于英生拿了安徽省唯一一个三等奖。

于英生做勤杂犯,担任监区宣鼓员,向狱友宣传法律政策。在监狱里看报纸,他

看完赵作海的新闻,觉得自己也有盼头了,司法环境在变好。

去年7月4日,监狱长突然找到于英生,说马上把他调到犯人医院去,还叮嘱他现在起你什么都别干了,好好休养。

正值盛夏,于英生被安排进一间有空调的病房,他知道那星火近了,因为就在年初,最高检的检察官还特意从北京来监狱找他,核实了证据。

我心里狂喜。于英生说,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别人问起,他就说去医院看病,我不敢讲,17年了,离希望从来没这么近过,越近越怕失去。顿了顿,他反问,能理解我吗?

于英生被宣判无罪后,于宁生领着弟弟大踏步走出法院,扭头对弟弟说,天亮了。

但于英生没法释怀。

监狱里,每年妻子的生日、结婚纪念日、遇害日,于英生都牢牢记着,他想念那张脸。有次妻子问他,你知道谁是真凶吗?他说知道。醒来才发现是场梦。

去年11月27日,警察拿着一个男子的照片让于英生认,他反复端详,不认识。照片里的男子,是犯罪嫌疑人武钦元。

我恨他。于英生说,他希望法律这次能做出公正的判决,只有这样,我经历的苦难才更有意义。

亡灵

两座墓碑

回蚌埠后,在父亲坟前,于英生磕破了头,爸,我回来了。

于英生说,他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父亲于道欣。我不知道他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

为了给儿子申诉,于道欣北京、合肥跑了几十趟,直到2005年8月,在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控审处检察官李革民说,案子已经9年了,老人家您急也没用,即使法律错了,纠错也是漫长的过程。

于道欣老泪纵横。

在监狱这么多年,每到中秋和春节前,父亲都要坐火车从蚌埠赶到阜阳,带上山东老家的花生和地瓜干,还有带鱼,那都是儿子最爱吃的。

监狱里有亲情同居室,每次和父亲同住,于英生都打一盆水,给父亲洗脚、剪指甲。

2005年春节,监狱接见室外面,于英生和父亲照了张相,相片里,于英生特意脱下了囚服囚帽,露着黑色羽绒服,这是他和父亲最后一张合影。

2009年春节,父亲最后一次探视,告诉他申诉可能就要从省检察院的控审处移交到公诉处,父亲总能给我正能量,每次他都会带来一点希望。

2009年6月23日,于道欣去世,终年79岁。老人终究没能等到儿子重获光明的那天。

哥哥于宁生觉得,公正不仅是惩罚真凶,也要追究当年办案人员的责任。直到现在,他还在父亲生前的住所设着灵堂,我要求不高,至少在我父母遗像前鞠三个躬,就原谅他们。

17年,风沙一点一点磨砺,墓园里,妻子韩露的墓碑上,字迹已模糊不清。

墓碑是岳父母和儿子立的,墓园工作人员说可以重新立个碑,加上他的名字。于英生想了想,没加,只把字重新刷了一遍,人装在心里就行了。

半年来,有人给于英生介绍对象,见过面,于英生再没接触对方。我怎么会忘记她(妻子),现在没法接纳另一个人。

当年和于英生一起被重点培养的干部,其中两个人当上了副市长。出狱后,于英生的行政级别恢复为正科级,和案发前一样。

于英生觉得,仕途这两个字,在人生里已经被强行删除了。

这就是命,命里有这一劫吧?他开始信命,也在想办法修复命里的残局。

自己已然这样了,如今他想帮儿子一把。

同事刘先生曾见于英生在电脑前打字,材料是写给市领导的,大概意思是希望政府能帮忙落实孩子的工作。

春节后,儿子也被安排到民政系统,没多久就被评为单位的服务之星,照片贴在墙上,这让于英生脸上有光。

没能为父亲尽孝,于英生希望在岳母这弥补。73岁的岳母带着外孙租房住,他计划着给岳母再买套房。

冤狱换来的国家赔偿加上补发的17年公务员工资,一共100多万。于英生先是补交了17年的党费,又在民政局附近买了新房,两室两厅,6000多一平米,10月份房子就盖好了。

他自己现在租房过,岳父去世前为了看病,卖掉了于英生夫妻的三室一厅,如今房子已经变成了花店和文具店。

于英生再也没走近过他以前的家,每次路过,他刻意不去看那栋房子,只要看见,就想起以前。

那栋房子周围,他还能记起和妻儿最后相处的画面:那是个冬日的周末,一家三口沿着淮河路往家走,8岁的儿子一手挽着妈妈的胳膊,一手拉着于英生,腰里挎着父亲的BP机,觉得自己很威风。

于英生自述雪天浇冷水刑讯逼供七天七夜 谁是在背后操纵一切?

昨夜,央视播出对19年前安徽蚌埠“区长助理杀妻冤案”当事人于英生的采访。于英生说,警方对他进行“连续七天七夜对我不间断地进行讯问、折磨”。冤案重审之前,现场不属于于英生的精液、2枚指纹这两个重要证据被忽略。但究竟是谁制造了这起冤案,现在仍就未知。时隔一年,该案追责机制还未启动。

以下为央视新闻文字稿:

1月5号,安徽省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被告人武钦元强奸致人死亡案,此时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去了19年,而被害者的丈夫于英生曾被认定为凶手,含冤入狱17年。原本并不复杂的案情,为何变得扑朔迷离,迟到19年的正义背后,真相究竟是什么?

妻子被强奸杀害

丈夫于英生成嫌犯

1996年12月2日上午,安徽省蚌埠市女子韩某在家中被人强奸杀害。警方认定韩某的丈夫、时任蚌埠市东市区区长助理于英生有重大嫌疑。20天后于英生被批准逮捕。几个月后,蚌埠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于英生提起公诉。检方认定,案发当天,于英生因琐事与妻子韩某发生争执,厮打中致韩某死亡。为逃避法律制裁,于英生伪造了强奸杀人的现场,并试图制造液化气爆炸来掩盖犯罪行为。

于英生:遭遇刑讯逼供

在起诉书中,检察机关列举了被告人的供述、现场勘验笔录、证人证言等证据。其中,被告人于英生的供述就长达50多页。

面对记者的镜头,于英生说,这些供述都是在警方刑讯逼供的情况下做出的。

于英生:连续七天七夜对我不间断地进行讯问、折磨。蚌埠都下雪了,他们就让死刑犯用水钵子舀凉水给我洗澡,洗了两个多小时,洗三个小时。让你要死不行要活不行,他达到的目的就是让你去写,写你的认罪状,那没有的事情你怎么写呢?他就叫你编,你从强奸杀人,盗窃杀人,让你遍,你就编吧。

关键DNA证据被忽略

于英生被判期

1998年初,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英生涉嫌杀人案进行不公开审理。开庭之前,于英生的辩护律师在控方提供的案卷材料里发现了一份DNA鉴定报告。

这份1997年2月3日出具的鉴定报告显示,受安徽省蚌埠市公安局委托,辽宁省公安厅刑技处对受害人韩某内裤上的残留物,与于英生的血液样本进行了DNA比对分析。结果表明,在韩某内裤残留物检出精子,但不是于英生的。辩护人将这份鉴定报告提交给了法庭,并作出了无罪辩护。

对此,控方认为被害人内裤上的精子,来源于一只他人用过丢弃的避孕套,被于英生捡拾用来伪装犯罪现场。

于英生:这又不是萝卜青菜,我到街上能买到这个东西出来。(记者:法庭包括检方,有没有对这个证据,对您进一步了解和调查?)

没有

他们置之不理,法庭也没采纳,法庭没有把这个DNA证据作为我无罪的证据使用。

关键证据一:精子不是于英生的

最终,经过6次审理,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0年10月25日作出判决,于英生故意杀人罪成立,不过将刑罚从原先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改为无期徒刑。在于英生上诉之后,2001年7月1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于英生:我家里妻子被杀,丈夫在这里被关着,儿子没人照顾,成了一个孤儿,双重的折磨,双重的纠结。

12年后再审

于英生无罪释放

从此,于英生的家人开始了漫漫12年的申冤之路。

2013年5月31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立案复查。当年8月13日安徽省高院再审宣判,认为原审认定于英生故意杀人事实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在案证据之间的矛盾没有得到合理排除,撤销原一审判决、二审裁定。在被羁押了17年之后,于英生被宣告无罪释放。

此后,蚌埠市公安局启动再侦程序,重新侦查此案。通过从被害人内裤上的精子DNA比对,警方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武钦元。2013年11月27日,犯罪嫌疑人武钦元在蚌埠被警方控制,并供认了17年前的犯罪事实。

至此,于英生彻底洗脱了加在自己身上的罪责,并获得国家赔偿。

于英生在采访中痛哭

尽管等到了迟来的正义,但真相并没有浮出水面。

于英生:我要知道是谁一手制造了,或者说是谁,在推动了这个冤案的形成。

在这个冤案中,故意被忽略的除了DNA,还有另一个重要证据。

于英生:当时(2013年再审时)检察官举证时就讲,在于英生家梳妆台的抽屉边缘,被当年的公安局的干警提取到两枚指纹,是外来指纹,不是于英生的指纹。

关键证据被忽略

谁在制造冤案

无疑,这是一份非常有利于于英生的证据材料。但在之前六次审理时,控方提交的证据材料中,有关手印的检验报告,均称现场提取的手印没有他人手印。这也意味着,在之前六次审理时,公安机关提取的这两枚他人的指纹证据,从来就没有随案递交给法院。

关键证据二:现场的两枚指纹

于英生:我感到很震惊,这么重要的有可能证明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无罪的证据,他不随案递送,这意味着什么?就意味着对这个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枉法的裁判,有可能把他错判、冤判。

为什么忽略DNA鉴定这样重要的证据?为什么隐匿现场他人指纹这样关键的证据?警方有无进行刑讯逼供?对于于英生冤案中的种种疑问,很多人都在期待着一个完整的答案。

现在距离于英生无罪释放,疑犯被抓,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有关方面并没有启动追责机制。

于英生的哥哥于宁生:这些人如果不得到一定的追究,将来的冤案,就有可能发生在你的身上和我的身上,甚至是他们的身上。只有把这些制造冤案的人进行追究,把这些人戴上紧箍咒,才能不叫像于英生这样的冤案在你我他,在我们社会上再这么随意的出现。

电话:010-56105989  邮箱:13552876488@163.com 网址:www.zgfzlw.com 管理登陆 备案号:京ICP20130100

版权所有:法治瞭望网   联系人:徐秋平 网站建设:金方时代

免责申明

 

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速来电、来函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关闭